贵州省公共资源交易综合金融服务平台上线

中新网贵阳11月13日电 (记者 杨茜)贵州省公共资源交易综合金融服务平台13日上线,该平台是全国首个覆盖全省的统一的综合金融服务平台,平台的上线,持续推动了贵州在公共资源交易领域的服务创新。

贵州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通过搭建数字化平台,引入银行、保险等金融机构,利用公共资源交易数据,在线为参与交易的市场主体提供金融服务。平台按照“互联网+公共资源+金融服务”模式建设,一网通办,自主便捷,通过与贵州省公共资源交易云无缝衔接,点对点为市场交易主体提供精准高效的在线金融服务,包括投标保函、合同履约保函、工程质量保函、农民工工资支付保函等电子保函类服务以及投标贷、中标货、履约贷、农民工工资贷等贷款类服务。

张杨告诉记者,儿子差15分才上联招线,为了孩子能“有学上”,他联系到一所公办市级重点中学,在分数线公布的当天下午就去交了7万元择校费报名。“当时一次性交这么多钱还觉得心疼,后来听说有家长揣着10万元准备交,结果没名额了,真庆幸自己下手早。”张杨说。

早在2012年,教育部下发《关于2012年上半年规范教育收费专项治理工作进展情况通报》,提出在3年内取消公办普通高中招收择校生。

“超级中学”的“生意经”:左手择校,右手掐尖

专家分析,虽然近年来已有不少地区宣布取消公办高中择校生,但择校生、择校费能否彻底取消,仍取决于政府部门是否能提供更多优质教育资源。

当地教育部门向记者解释,该方案是由学校两位不熟悉业务的工作人员参照往年招生方案“擅自发布”的。

“未来,平台将持续促进资源整合与开放合作,汇聚融合全省各类公共资源交易数据,运用大数据手段和区块链技术,加速区域融合,进一步实现信贷资质智慧关联共享,探索公共资源智慧金融服务体系建设,不断优化公共资源交易服务环境。”徐明说。

“成绩不够交钱凑。”多位教育界人士向记者透露,除了少数学生因跨区域升学择校,当前择校的主要原因还是家长希望孩子升入重点学校。随着近年来择校之风愈演愈烈,择校费也“水涨船高”,目前在重庆已达到数万元到数十万元不等。

2019年8月,重庆市对掐尖招生乱象进行专项整治,违规招生学校及相关人员被予以通报批评、减少招生计划、取消年度评优评先、扣发绩效工资等处分。 

(原题为《令行不止!重庆部分重点中学依然在收高额择校费,有的高达二三十万元》)

多位重庆当地教育系统干部告诉记者,部分重点中学掐尖、择校等行为屡禁不止,使得当地政府和各级教育行政部门的禁令成了“一纸空文”,这不仅使得群众对教育的满意度下降,也有损政府公信力。

“我们是百年名校,学校的这块金字招牌亮不亮,社会和家长还是要看高考成绩的。”一所重点中学校长表示无奈,“倘若不掐尖,学校没有最顶尖的生源,3年后的高考成绩就难以保证;而如果不收取择校费,学校就无法负担每年掐尖的大额支出,给老师们发放的奖励也将难以维持。”

贵州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党组成员、副主任徐明介绍,公共资源交易综合金融服务平台立足信息技术,整合多方资源,旨在为广大交易主体提供低成本、高效率、多渠道、全链条金融服务。这个平台是全国首个覆盖全省的统一的综合金融服务平台,持续推动了贵州在公共资源交易领域的服务创新。

2019年3月贵州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开展了建设“公共资源交易综合金融服务平台”试点工作,2019年6月,贵州省公共资源交易综合金融服务平台上线试运行,试运行期间,开出电子保函410单,累计释放投标人现金保证金占用超过一个亿,并向广大投标人提供贷款4600余万元,平台运行稳定,成效初显,市场交易主体反响强烈。2020年7月,贵州省人民政府办公厅正式批复同意贵州省公共资源交易综合金融服务平台在全省推广运行。

一些择校的热门中学一方面对低分考生收取高额择校费,另一方面对高分考生给予学费减免、进重点班等各种形式的奖励。

多位知情教师和家长则向记者表示,虽然这份报价已较往年上涨,但在当地只能算“中等价位”。

成绩不够交钱来凑,公办高中择校收费有的高达数十万元

广联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高级副总裁王爱华说:“作为贵州省公共资源交易综合金融服务平台的技术服务提供方,广联达将依托自身技术优势,以灵活、高效的服务,不断完善贵州公共资源交易综合金融服务平台建设,提升服务质量,助推贵州优化营商环境及中小微企业发展,为促进公共资源交易市场持续健康发展作出更大贡献。”

重庆两江新区一所中学在招生宣传时向考生承诺,630分上联招班,640分上实验班,655分上火箭班;位于重庆市合川区的一所中学则对650分以上考生予以第一学年学费减半,670分以上考生就读清北班、3年学费全免,680分以上考生还可获得高额奖学金。

三令五申仍屡禁不止,应提供更多优质教育资源

重庆市一所重点中学副校长透露,近3年来该校以多种形式招收了择校生100余人,收取择校费近千万元,“无一例家长举报投诉”。

但是,今年招生过程中,当地再次出现掐尖招生和收取高额择校费现象,而且择校费收费还出现上涨。

2019年12月,重庆市财政局、市发改委联合发文,明确在全市范围内取消教育部门征收的普通高中择校费。

为了争夺高分考生,一些重点中学“各显神通”,不惜砸重金与高分考生签约。遇到多校争夺时,各中学轮番竞价,最高出价达数十万元。为了防止考生签约后“变卦”,一些中学还以“游学”“素质拓展”为名,在填报志愿期间组织考生去外地,使得考生无法到教育部门指定的地点修改志愿。

记者采访了解到,择校费是学校和家长“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为规避监管,学校在收取择校费时一般不给收据,更不会开发票,大部分家长择校心切,甘愿配合。

熊丙奇等专家建议,治理高额择校费必须“标本兼治”。一方面,要下决心采取有力措施加以整治,坚决禁止公办高中招收择校生,保证教育公平;另一方面,应保障公办高中投入,提升教育均衡水平,办人民满意的教育。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认为,公办高中是政府保障的公共教育资源,高额择校费不仅违反招生纪律,扰乱招生秩序,也加重了学生家长的教育经济负担,造成教育不公,对当地教育生态产生不利影响。

“择校大战”期间,重庆渝北区某中学的一份“自主招生方案”在网上广泛传播。该方案明确规定,中考联招成绩在640分以上的,正常录取;640分以下的,按分数段分别收取择校费3万-4万元;对于620分左右的考生,则按12万元起步、每差一分按5000元的价格收取择校费,学杂费、住宿费另外单独收取,且强调“已上报区教委备案执行”。

“一手择校,一手掐尖,这就是一些‘超级中学’的‘生意经’。”原重庆市政府督学潘裕仁分析,这些学校收入囊中的择校费,除了奖励给教职工,还用于买断尖子生生源,以确保学校“入口”生源质量,从而实现“出口”高考成绩稳定,吸引更多家长考生前来择校就读。

“就像抢购一样,动作慢就没机会了。”重庆市民张杨是今年“择校大军”的一员。

受疫情影响,今年重庆市的中考延期至7月中旬举行。教育部门提供的数据显示,2020年重庆市有34.97万考生参加中考,普通高中招生人数21.3万人,普高率约为六成,中考联招统一录取送档线为582分。

重庆市民刘女士希望孩子能就近读高中,辗转联系上一所重点中学,对方表示还剩少量择校“指标”,但必须缴纳25万元择校费。“我咬咬牙决定交钱,结果第二天报价已经涨到了30万元,而且再不交就没机会了。”

贵州省各级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将进一步深化“放管服”改革,促进贵州省公共资源交易综合金融服务平台成为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的有效工具,助力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融资慢问题,为投标人提供更加优质的金融服务,为推动贵州省经济社会高质量跨越式发展作出积极贡献。(完)

贵州省公共资源交易综合金融服务平台在保障招投标交易安全稳定的基础上,面向全省广大投标人提供选择多样、标准规范的金融服务,以实现全省统一、高效便捷的应用效果,其覆盖范围涵盖省交易中心以及九个市(州)交易中两个分中心,并接入了经过严格筛选的实力雄厚、信誉良好的优质金融机构。

还有一些家长和考生遭遇高额择校费,有的甚至一天一个价。

贵州省公共资源交易综合金融服务平台支持投标人根据自身需求和项目特点,自主在线选择各类金融服务及金融机构。